您所在的位置:重庆时时彩有人控制吗? > 优秀作品展 >

[33届楚才特等奖]为什么桂花不能在三月开-胡睿函

2017-12-06 14:50:08来源:
正是三月和四月的交接处,雨季还黏人地不肯走,阳春仍惺忪着睡眼不肯来。
我就是在这时候尴尬地见证了大自然开的那个天大的玩笑。与她的目光相遇,看她羞涩地低眸,将苍白泛黄的脸颊遮掩在墨绿的帽檐下。
“她”,是楼下那棵桂花树。八月令人失望地保持沉默,十月突然轰轰烈烈地肆意盛放。现在该是生枝长叶的时节,竟忍不住又放出两朵花来。
“八月桂花香”,我在脑海里极力搜寻,却只有这句话。从咿呀学语时就跟着大人念,到现在仍是亘古的真理:七月桂花开,那一定是为八月的盛开作前奏;九月一定稀稀落落剩不了多少了,因为八月已经开过了呀!
可是,三月呢?我想问父母,话到嘴边却吞了回去;想问爷爷奶奶、老师、阿姨,也憋住了——是他们教会我这句“真理”的呀!
突然想起泰戈尔的那句,“如果你把所有的错误都关在门外,真理也就被关在了门外”。这句话被学子当鸡汤,被研究者当座右铭,被长辈用来劝勉,被一次次引用在作文里,无非是用来说明“犯错不可怕”“只有不断改正错误才能接近真理”。也就是说,如果一个孩子说“桂花是三月开的”,他的母亲不应该引以为耻地教训他,而是要通过这次错误让他更深刻地记住“桂花八月开”,这样一定皆大欢喜。可大自然的“错误”,要由谁,又怎么样去纠正呢?
真理在哪儿?是谁提出的?有谁怀疑过,抑或证明过?泰戈尔那句被奉为圭臬的名言,如果非要按世人的理解,那它存在的条件就是:确乎有这样一条真理,不仅凝聚了人类文明的所有经验和智慧,而且被所有信仰承认,与自然的任何规律契合,不仅居庙堂之上,为世间万物的最高准则,还能处江湖之远,作为救赎心灵的灵丹妙药、解决难题的万能公式。儒学的人称之为“理”,道家的人说是“道”,心学的笃信者则说“心即理”??衫烦德止龉鱿蚯?,“理”被说刻板,“道”被说虚无,“心学”也因“唯心主义”的“过于自我”而受到质疑;眼见的不一定为实,先知的话不一定无懈可击,一条条定律、公理由一个个学说发展而来,被建立再推翻,推翻再建立。鲁迅先生说,“革命的道路就像煤炭的形成,需许多木材最终形成一小块”。此处不妨拿来类比,那被烧成灰散逸到空气中没能成为“炭”的,有多少是曾经的“真理”?
人人都坚信“错误改正了才会接近正确”,但人人都忙于改正而疏于思考,人人都敬畏地把“标准答案”供奉到神坛之上,这让探求真理真正成为了“镣铐中的舞蹈”。其实不妨说“真理”与“错误”二者没有哪一个是绝对的,并不是“错误”经过修正就能接近“真理”,而是“真理”需要“错误”作为自己的“生长力”。
何为“生长力”?好比古人坚信天体按照完美的圆来绕着地球运动,发现火星轨道异常后慌忙搬出一大套复杂的理论来补救;好比古人坚信重的物体坠落得更快,质疑的人不是疯了就是对圣贤的蔑视。而对开普勒来说,那轻微的轨道偏差是发现宇宙星辰移动规律的契机;对牛顿、伽利略来说,圣贤的错误又是他们理论发展的垫脚石。科学的灵光在混沌的愚昧中闪现,真理在一个个错误的出现中得以生长——这就是真理的包容——它不消灭错误,它谦卑地靠错误来“喂养”。
那么所谓“八月桂花开”,只是贴在我们脑子里一个叫作“常识”的标签罢了。大自然的规律显然无法一言以蔽之,美丽生灵的真情流露不可能如钟鸣一般机械而准确。她愿意在三月醒来自有她的道理?;蛐硪蛭展サ氖桥??或许因为桂花有很多种?云南有七月巧笑嫣然的金桂,桂林一年四季都有新鲜的桂花糕、桂花糖叫卖,她们只是觉得到时候了就开。那“时候”就这样在老人的口中一代一代传到今天,又在今天被挂在一个个孩子的嘴边。同样的“真理”还有多少?没有了“错误”的时刻威胁,它还会勤于修正自己、完善自己,用自己抛出的砖来引更多的玉吗?或者它舒适地躺在教科书里,忘了自己对人类文明发展的使命,最后只是“老人讲的”“书上说的”“我妈告诉我”的代名词?
与其说用“不把错误关在门外”来追求真理,不如说让错误在前,真理为了追逐它而跑进新知的大门。想到这,我释然地要走,忽听见身后传来稚嫩的童声:
“妈妈,这是桂花吗?”
“是啊,桂花。”
“桂花开在三月吗?”
我心陡然一提,静默地听着。
“谁告诉你桂花开在三月的?”
我心又一沉,接下来难逃那套亘古的“真理”了吧?
“桂花什么时候开,它自己说了算。”
我惊诧地回头,那是个有着朴实微笑的母亲,牵着她微笑的女儿,和那朴实的桂花温柔对视……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作者系华师一附中高一学生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指导老师:王中秋


美点赏析
    面对题目中泰戈尔的那句名言,作者没有正襟危坐,大发议论,而是向读者敞开心扉,让思维在清澈的心河里流淌,让读者从涓涓的流水中去倾听作者内心深处的声音:一次关于“真理”与“错误”的叩问和辩论。文章给我们的是新鲜,是真实,是亲近,是一种别样的独特感受。
    “真理”与“错误”之间究竟是怎样的关系?如何正确认识错误对真理成长的价值?对于中学生而言,探讨这样的问题颇有难度,而且容易把文章写得空洞乏味。但本文不同,文章由桂花树春天开花的异常现象起笔,巧妙自然地与泰戈尔的名句联系起来,进而引发出对“真理”认识的深度思考;作者在探讨辨析的过程中,以“我”的内心思辨为主线,灵活引入了景物描写、人物对话等手法,使说理过程具体可感,生动有趣。
疑点探讨
     从整篇文章来看,作者的语言是精彩的,是准确的,是出类拔萃的;但具体到个别句子,也还存在一些问题,如“人人都坚信‘错误改正了才会接近正确’,但人人都忙于改正而疏于思考,人人都敬畏地把‘标准答案’供奉到神坛之上”中连用的几个“人人”,就有以偏概全、说法绝对的问题。
悟点心得
    文章需要好的开头,正如明代文学家谢榛所言:“起句当如爆竹,骤响易彻。”谢榛的这个比喻很形象,文章的开头应当像放爆竹一样,声音响亮,让人为之一震,而不能平平淡淡,让人没有感觉,没有触动。当然,文章开头的方式多种多样,给人的感受也各不相同,采用何种方式开篇,当然取决于文章内容的需要,但无论怎样开篇,都应当有好的效果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余天泽)
?